桥回

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我的魔术师

身在无间,心在桃源

你好,这里笔名桥回

cos圈名重染

脱线属性


本命骆闻舟王杰希江波涛方锐林敬言安文逸


主吹战队微草轮回

主吹王杰希江波涛

主吹cp双花周江林方

主写周江林方


最爱骆队,不容反驳
全职是白月光,林方周江舟渡我心头好


吹爆肋差组六个人特别是物吉和青江


我老婆:

江波涛/王杰希/林敬言/安文逸/张佳乐/方锐/喻文州/刘小别/林杰/苏沐秋/轰焦冻/上鸣电气/爆豪胜己/蛙吹梅雨/矢泽妮可/高海千歌/太宰治/中原中也/江户川乱步/与谢野晶子/谷崎直美/谷崎润一郎/王马小吉/七海千秋/拉姆/莱茵哈鲁特/江澄/温宁/魏无羡/柊篠娅/百夜米迦尔/五虎退/笑面青江/鹤丸国永/物吉贞宗/烛台切光忠/北方栖姬/和泉纱雾/骆闻舟


泪点是:
云梦双杰/犯罪组合/苏沐秋/双花/退役


坚信张佳乐拿到的第一个冠军一定是世界冠军


平常叫我桥回就行了

叫小桥也可以你开心就好

是个过激江吹王吹♡


over.

【全职高手/周江】旁观者

#周江#
#自杀公寓paro#

引子:
  我是这栋公寓唯一的住户,也是唯一的管理员。除了我之外,还有一只叫做“渡”的黑猫。

  每天我都会在这里接待一到两位自杀者,记下他们的遗愿,然后分配给他们相应的房间,让他们安心上路。

  每个房间都配备着一套完整的自杀工具,供他们选择。自杀者从前门进入,来到我的房间登记、领取房卡。如果他中途后悔,就从后门离开。

  我只负责登记、分配房间,安慰、挽留之举我从来没有做过。只是每次在自杀者转身离去的时候,我会起身朝他们的背影鞠上一躬,再说一句:

  “来生愿我们不要再见。”

* * *

  难挨的寒冬结束后,太阳像是一夜间脱胎换骨,终日刺眼,这可把渡高兴坏了。它整日趴在窗台上,感受这窗外花草的蠢蠢欲动,尾巴一摇一晃的,让我看着忍不住失了神。回过神才发现,对面已经坐了一位男人。

  他冲我点点头,他的个子算高,衣服如人一般干净素雅,略微青色的头发。但脸色看着差些,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你看猫看得出神,没有听到敲门声,我就自己进来了。”他解释着,目光围着屋子绕了一圈,最后落在了渡的身上,眼里突然有了神采。

  “它叫渡。”我一边说着,一边按部就班地把登记簿推给了他。

  他没怎么问,填完之后有推了回来。

  我检查了一下,没什么问题,放回抽屉,眼前这位男人名叫江波涛,非常熟悉的名字,好像在电视上报道过。

  “猫这种动物给人安全感,如果家里有一只猫,大概会改变吧,”江波涛试着向渡伸出手去,却被渡用猫爪拍了下去,“不过我与猫无缘,如果不是因为买猫,或许也不会落得这步田地。”

  “看来您也是爱猫之人,自己没有一只吗?”

  “本来是可以有的。”江波涛试着抚摸渡,“但我现在最后悔的事,就是起了养猫的念头。”他说完,不再吭声,只是小心的抚摸着渡。

* * *

  “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如果不去买猫,我们是永远不会被人发现的。我依旧会是那个捧红无数人的金牌经纪人,而他也依旧是当下最有潜力的演员。

  “我至今记得,第一次见到周泽楷的时候,他刚出道,没有资源更没有名气,话少,一句下来只有一两个字,而我总能读懂他,后来他也在尴尬的时候向我投来求助的目光,让我替他翻译。气质干净,腼腆。在这个圈子里,资源多的人大把,名气响的人也不少,可想他这般清爽干净的男生,真的很少见。我当下决定,周泽楷会成为我接下力捧的对象。

  “庆幸的是,泽楷也没有让我失望。很快,他成为了娱乐圈的一匹黑马,不仅演技得到认可,待人接物的谦卑也让他在这个圈子里混的风生水起。越来越多的人,向他抛出了橄榄枝。特别是由他主演的电影获奖后,媒体更是对泽楷的演技和人品给予很高的评价。但当闪光灯齐齐对准下面颁奖台时,却一片哗然。不知何时,他已经提前退场,只留下“周泽楷”字样的名牌和空无一人的座位。

  “媒体的见风使舵是可怕的。一夜之间,关于周泽楷爱耍大牌、蔑视奖项的谣言四起。而彼时的他却看的云淡风轻,对他而言,经纪人突遇车祸重伤,是他缺席不可的大事。

  “当从旁人口中得知我因为车祸被送往医院的消息后,周泽楷第一时间抛弃了所有人来到我身旁。

  “醒来后的我,对他的任性懊恼不已,他任我责备,微笑着凝视我

  “我责备他,错过一场颁奖礼,会错过于多少前辈混脸熟的机会。他鲜少的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错过一场颁奖礼,比起错过你,我更愿意选择前者。’

  “我原本以为,我对他的心意,大抵会藏在心里一辈子。可没想到,两情相悦,竟是这般动人。身体恢复后,我们悄悄地住在了一起。每天就那样躲着镜头,躲过身边所有人。自欺欺人的过着早已不同往常那般的日子。

  “时间久了,我开始变得贪心,贪心到想和他得到同一样东西,一件生命交集的东西。由于他的身份和事业,领养孩子是不可能的。所以想了很久之后,我提议养一只猫,让猫作为孩子一般的存在。

  “可我没想到的是,猫舍里我们情不自禁的一次拥抱,竟被狗仔的摄像头捕捉的那样迅速,被冠以各种不堪入目的词汇;一场简单的爱情,被包装成靠黑幕上位那般狡诈的交易。我第一次认识到人言可畏。而事实对他更是残酷,他多年的努力被一纸荒言彻底推翻。那种如影随形的无力感,让他的每一次解释都格外苦涩。

  “然而这场风波有了很快的反转,不过,这一次的反转,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包括他。

  “一封关于阴谋论的长信,一夜之间,被寄到了大大小小的媒体手中。信中详细介绍了我是如何伺机接近他,又如何自导自演了这场闹剧。事情的动机也被解释的格外的合理而又露骨,不过是他的星途挡了别人的路。

  “消息一出,长矛短剑直冲我而来。他迎着一路谩骂,声嘶力竭地替我辩解,却从未对我怀疑。

  “他的前途,他的梦想,竟是以这种方式,系于我一身

  “早知如此,我对他的心意,宁愿落尘一辈子。”

* * *

  故事至此,像是断了线的风筝。

  江波涛不再开口,指尖在渡的肚皮上打着圈,像是画出了一圈一圈的涟漪,随着情愫越散越远。

  “我走后,还劳烦您照着我留下的地址,将这几封信发出去。”

  江波涛从渡身下小心地伸出手,在上衣口袋摸索着。

  “是通知亲友吗?”

  “告知媒体。这样一切才会顺其自然。”许是看到我有些困惑,他补充道,“经纪人怀疚自杀,男演员无辜受牵连,只有这样,才能把他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运气好的话,兴许还能打一首好的同情牌,帮他涨上一番人气。”

  “难道,之前这封阴谋论的信,是你自己写的?”

  “我在这一行呆了这么久,太清楚他们想要看到的是什么戏码。这是解决困局的最好方法。他是个前途无量的演员,不能因为儿女情长赌上他的梦想。只有我死了,这件事才会尘埃落定,死无对证。只有我死了,他才会彻底死心,相信这一切的阴谋都是成立的。所以,今天来到这里便是这个计划的最后一步。”

* * *

  江波涛的眼睛也湿润了,他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空,沉默半晌后,蓦地开口:

  “你知道底比斯圣队吗?”

  “底比斯圣队?”

  “对,你没有听说过底比斯圣队吗?”

  “这个,我还真不是很清楚。”

  “底比斯圣队是古雅典联军中战斗力最为强悍的一支部队。这支部队最大的特点是,所有的士兵都是一对对的同性恋人。当两军对垒,进行殊死搏斗时,底比斯圣队的战士们,都会以命相搏,谁都不会轻易言败。因为他们不仅要捍卫身后的祖国,也要保护身旁的恋人。因此它的战斗力,在整个雅典联军中,都是极强的。”

  “为了保护恋人,谁都不会轻易言败。”我翻着登记簿,重复着他口中的这句话,“那您这算是什么?”

  江波涛抬头看了我一眼后,低下头。

  “底比斯圣队宣誓效忠于爱情和友情,在交战前会在神圣的‘伊阿摩斯之墓’前起誓。在交战的过程中,底比斯圣队能为保护自己的恋人不惜献出生命,相互守护。”

  说完,沉默了半晌,他喃喃自语:

  “这是守护。”

  “可这却不是他想要的守护。恕我直言,您的保护在我看来只不过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逃避。他能迎一路漫骂为您辩解,您为什么不能冒着人言可畏,为你、为你们去争取更多?”

  长久的沉默之后,我没有等来他的回答。江波涛按部就班的转身上了楼。渡要跟上去,我犹豫了一下,没有拦着它。窗外日头正好,渡大概会陪着他,一起看看这窗外的生机盎然。

  天色沉下来的时候,渡拖着身子下了楼。看到我后,它一言不发,就跃上了窗台。目送着江波涛的背影,在下山的小路上。

  “他要回家了?”

  渡看了看我,摆了摆尾巴。

  “这才是底比斯战士,对吗?”

  话音未落,如土。这被春日暖了一天的大地中,无数可能,正破壳而出。

—――END――—

啊确实是自己都很喜欢的一篇了
总觉得小江为了轮回总是呕心沥血的也希望他不要这么累啦
小江特别好小周也特别好周江都特别好希望他们相爱相逢在另一个世界里不老不休

评论(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