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回

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我的魔术师

身在无间,心在桃源

你好,这里笔名桥回

cos圈名重染

脱线属性


本命骆闻舟王杰希江波涛方锐林敬言安文逸


主吹战队微草轮回

主吹王杰希江波涛

主吹cp双花周江林方

主写周江林方


最爱骆队,不容反驳
全职是白月光,林方周江舟渡我心头好


吹爆肋差组六个人特别是物吉和青江


我老婆:

江波涛/王杰希/林敬言/安文逸/张佳乐/方锐/喻文州/刘小别/林杰/苏沐秋/轰焦冻/上鸣电气/爆豪胜己/蛙吹梅雨/矢泽妮可/高海千歌/太宰治/中原中也/江户川乱步/与谢野晶子/谷崎直美/谷崎润一郎/王马小吉/七海千秋/拉姆/莱茵哈鲁特/江澄/温宁/魏无羡/柊篠娅/百夜米迦尔/五虎退/笑面青江/鹤丸国永/物吉贞宗/烛台切光忠/北方栖姬/和泉纱雾/骆闻舟


泪点是:
云梦双杰/犯罪组合/苏沐秋/双花/退役


坚信张佳乐拿到的第一个冠军一定是世界冠军


平常叫我桥回就行了

叫小桥也可以你开心就好

是个过激江吹王吹♡


over.

【雷祖】你变了也没变(三)


上一篇:(二)下一篇:(四)

首篇:(一)


  “老大,要是有一天你和祖玛同时遇到了危险怎么办啊?我先救谁啊?”

  “我需要你救么?”嘉德罗斯头也不回。

  雷德记得嘉德罗斯说过的,老大不需要别人的搭救,这是王的尊严。

  雷德毫不犹豫地把祖玛推开,卸下身上所有的武装部件,合成最高防御,推向祖玛。

  “呐……祖玛,记得要想我哦~”

  他反身冲向离子炮,留给她一个微笑。

  “回来!不要去啊!”祖玛睁大眼睛急喊。她挣扎着伸出手,却只看见雷德火红色的长发消失在爆炸的硝烟之中,怎么抓,都抓不住。

  笨蛋,雷德你个笨蛋!把所有装备都拆解了,不要命了吗!?

  时间回到现在……

  “滴答”。滚烫的泪水狠狠地砸在地上。

  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和你存档的芯片。

  真是讨厌,当初种族覆灭之时,明明已经说好再也不哭的,为什么还是没有忍住……

  嘉德罗斯望着显示屏回过神,撇了一眼呆滞的祖玛。

  “哭够了没!?”嘉德罗斯嫌弃地皱眉,“那家伙又没死。”

  是啊,雷德没有死,人造人怎么会死呢?只是,损坏程度高达80%,没有个三年五载,是修复不了了。

  而且,就算实力可以恢复如初,雷德的使用寿命,也只和普通人一样了。

  嘉德罗斯大人说,研究室探查过了,那完好无损的20%,是他的大脑芯片,是啊,仅仅是大脑芯片的内存居然可以占了20%。那个承载着他所有情感和回忆的地方,频繁出现的,是一个扛着长刀的绿发少女……

  研究室试图抹去这段记忆和感情,却惊异地发现解码数据早已被篡夺权限,修改无效。

  为什么你要这么努力地记住我……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用一辈子去还够不够?
祖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可眼泪一直不停地滑落脸颊。

  “王身边有两种人,王能够守护的人,以及有能力有资格和王并肩的人。”

  嘉德罗斯拎起神通棍,转身离开,明黄的围巾飞扬着,留下一个高傲的背影,“我没有替那家伙说话的意思——你觉得他是不是这样的人?”

  “是的话,赛后,去找他。”

  啊啊,好烦。嘉德罗斯翻了个白眼。可是,总不能看着自己的悲剧在别人身上重演,特别还是,他允许随行的人。

  两年后,圣空星,禁忌研究室。

  钛合金大门发出机械运转的声音,些许户外的光线从门缝中泻出。

  “嗒,嗒”的脚步声。

  背剑的少女踏着光走进人造人科研部,逆光的面容,看不清她的表情,只是那一头翠绿的长发飞扬着,富有生机的色彩却带着不可言喻的威压。

  “祖玛大人?”

  “我在这里养伤,有意见?”

  “……不敢。”

  嘉德罗斯大人同意的事,在圣空星不会有任何阻碍。

  凹凸大赛结束后,她追随嘉德罗斯再度踏足圣空星。
嘉德罗斯回来,没有通知任何人。一下飞船,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到了一个山丘上,那个埋葬着他的王妃的山丘上。

  “蒙特祖玛,我遇见你的第一天,就觉得你长得很像她,”嘉德罗斯把一束波斯菊放在了墓碑前,专注地抚摸着碑上他自己刻下的每一个字,“但是,你的个性……却和当初的我一样别扭。”

  是的,别扭,她从来没听过他会这样评价自己和别人。

  “你和雷德的事,你自己看着办,禁忌研究室的门,我帮你留着。……算是,作为老大给小弟的福利吧。”

  她张嘴想要解释什么,嘉德罗斯却朝她挥了挥手:“退下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少年明黄的围巾在风中无所依傍地飘舞,金色的眼眸黯淡,褪去了昔日的嚣张狂妄,眼角的星痣像一滴倔强着不肯掉下的泪。嘉德罗斯跪在墓前的背影,溢满不可名状的哀伤。

   一个孤独的王。

   “……是。”她只好退下。

  祖玛看着难受,却找不到劝慰劝慰的言辞。所谓的玩世不恭、不可一世,不过是掩藏伤痛的面具。

  王不是无情的,从来不是。

  嘉德罗斯大人……还有她自己……

  祖玛沉吟不语,抬头望天。

  现在……她要去哪儿呢?

  啊,对了,那个笨蛋也不知道被修好了没有……

  我还活着,来见你。没有你的唠叨,总觉得少了什么;下意识地回头喊“快跟上”,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

  祖玛摘下伤痕累累的头盔,梳了梳被压得变了形的长发。

  当初也是赌气吧,为了在身高上有点优越感,一直带着这顶头盔。

  现在,怎么能让你看到它呢?它上面有太多的血迹和刀痕,你肯定会碎碎念很久的。

  我在这里等你,等你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我。

  他与她,只隔了一道玻璃。

  【嗷嗷,好~无聊啊】玻璃里的红发少年想着。

——TBC——

评论

热度(51)

  1. 咖啡沫桥回 转载了此文字